首页 > 中国 > 正文

“关税大棒”挥向法国?法国不是美国的盟友吗?

时间:2019-09-25 23:28:04        来源:

美国总统特朗普参加了诺曼底登陆75周年的纪念活动,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分别发表了演讲,强调了美国与法国的盟友关系, 特朗普的演讲也得到了媒体的赞誉,甚至包括被特朗普称为“假新闻”的CNN。

美法关系的美好时刻刚刚结束,特朗普在接受CNBC采访的时候却谈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葡萄酒的事情,法国的葡萄酒几乎免税进入美国,而美国的葡萄酒进入法国市场却要被征税,美国的葡萄酒和法国一样好,所以美国要做点儿事情。

什么事情呢?肯定是加征关税了。

“我们会再送他一棵,这算不上是啥悲剧”。6月11日,马克龙在日内瓦参加国际劳工组织会议期间,就他送给特朗普的“友谊之树”死亡消息进行了回应。

法国不是美国的盟友吗?既然是盟友为什么还是美国贸易战的对象呢?不仅法国的葡萄酒,韩国日本加拿大都是美国贸易战的对象,由这场蔓延全球的贸易战,能够进一步看清楚美国的贸易政策,以及美国对外经济政策本质,即便是亲密的盟友,也要把账算清楚。

特朗普在法国的演讲之所以受到广泛的赞誉,一个理由是,特朗普在国际问题上的观点是一致的,他认为,世界是由国家的,每个国家都要对自己的人民负责任,一个国家的力量显示在自己的经济、军事方面,但最为重要的是依赖于爱国情感、认同感以及宗教信仰。这样的观点似乎是比较合理的,但是与美国冷战结束之后三十年的理念是不一致的,甚至是相悖的自由国际主义更多的是关注国际合作的效应,关注的是多边主义,而现在特朗普政府几乎逆转了这样的思潮,回归到了国家本位上。

冷战结束之后三十年,美国从单极霸权的迷梦醒来了,并不是放弃了霸权政策,而是回到美国的自利主义,也就是特朗普所说的“美国优先”,美国优先就是美国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别的国家的利益都要往后排这个也无可厚非,但是美国坚持一个非常可怕的理念,那就是所有的贸易逆差都是因为美国吃了亏,为什么吃亏了呢?因为美国的贸易伙伴采取了不公正的做法, 美国必须采取反制措施,纠正这些“错误”。

这样的观念可以说是似曾相识,什么时候呢?里根政府时期他们相信美国产业是有优势的,之所以竞争不过ISho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对手,那是因为对手采取了不正当的竞争,美国必须要采取政治手段进行纠正。通过“广场协议”迫使日元升值,参加日美货币谈判的宫泽喜一认为,日本面临的很多问题都与“广场协议”有关系,当时中曾首相并没有想到汇率会如此之快地升值。

美国贸易战的理论基础无非两个,一是美国优越论,只要美国想要发展产业都可以做得很好;二是美国吃亏论,美国所有的失败都是因为对手的不正当竞争,都需要进行反制和惩罚。在冷战期间,谁是美国主要的经济贸易伙伴呢?当然是美国的盟友,德国和日本都是对美国贸易顺差的大国,当时的国政府也是多管齐下,从汇率到贸易配额,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世纪80年代中期日本的半导体行业蒸蒸日上,但是美国借助政治力量全面超越日本,原因在于美国将半导体行业视为国家安全行业,必须要借助国家的力量去保障自己的领先地位。

现在特朗普的贸易战政策与里根时期如出一辙,也是“优越论”和“吃亏论”论的合体,至于怎么解决,唯一的办法就是盟友出更多的, 至于以什么方式出钱是可以变化的,也是可以商量的。贸易战,已经成为美国实现利益最大化的手段,关税成为美国发动贸易战的趁手的兵器

美国的盟友能够做出的贡献主要有两个方面:

一是花更高的价钱购买安全,也就是承担更多的美国驻军经费。特朗普总统的执念是,美国为盟友提供安全保障,为什么还要自己掏钱呢?他在一次演讲中说,美国家庭里都挂着韩国的电视机,这么一个发达的国家,美国要提供价值十亿美元的“萨德系统”?

二是盟友与美国要相互对等,甚至要接受美国采取不对等的贸易政策, 当年日美之间达成了半导体协议,日本保证美国产品的份额,最终的结果就是日本的半导体行业的衰退。

从去年3月以来,美国对全球主要经济体的贸易战就包括了自己的盟友,比如对钢铝加征关税是全球性的,可以说,美国发动的贸易战,是全球主要经济体面临的挑战,当然,不同的国家面对的挑战有所不同。韩国率先与美国达成了新的贸易协议,对美国做出了比较多的让步,包括不按照韩国的安全标准来要求美国出口汽车等。对加拿大、墨西哥两个邻国的贸易战更是毫不手软,美墨加协议还等待国会批准,但是政府已经等不及了,宣布对墨西哥加征关税,目标就是让墨西哥承担移民和难民成本

加征关税看起来是非常简单粗暴的手段,也不符合贸易各方的利益,但是谁都没有办法改变美国政府顽固的想法。在美国频繁使用关税手段的环境下,盟友各国只能进行自我调整,寻找替代方案

当然,特朗普多次批评了德国的汽车,现在又点名法国葡萄酒,可以说意图也是非常明显,特朗普需要在连任竞选前给予美国的农业州和“铁锈地带”兑现承诺。去年给了农业州120亿美元,今年是169亿美元,美国的农业收入也是大幅度下降,相比于补贴来说,美国农业州更需要的是稳定的市场。法国的葡萄酒进入美国市场,也是消费者选择的结果,特朗普要把美国的葡萄酒卖到法国去,也需要市场的调节

盟友,是安全意义上的合作伙伴,但是现代世界体系是政治与经济相分离的世界,在经济上,美国还是保持了商业民族的气息。盟友是盟友,贸易是贸易,该薅的羊毛,一根都不能少。

    阅读下一篇

    老公偷食17次后仍未死心,让她想跳

    前天,台湾艺人小祯(胡盈祯)在脸书发文首度披露自己的悲惨婚姻,她回想起7年前拍摄《犀利人妻》的过程,当时她新婚不久就被老公李进良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