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双城女主播现身 披露举报性侵始末 进行调查

时间:2019-09-27 23:20:46        来源:

11月23日下午,黑龙江双城市电视台前女主播王德春微博实名举报,称双城市工业公司总经理、人大代表孙德江曾胁迫她保持不正当关系,并在她怀孕7个月时强行与她发生性关系。次日,双城市纪检委专案组,对此事进行调查

双城宁静不再外宣部门电话铃声,再未断过。一位宣传负责人表示,他们每天接电话接到头疼。

11月23日晚7点,双城市政府官员罗敏(化名)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接到同事的电话:“快上网看看吧,咱电视台的女主播在网上举报和一位官员有不正常关系。”

罗敏的第一反应是有人冒充王德春造谣,他回家后打开电脑一看,却轻松不起来了,网上提供了王德春的记者证和一些证据照片,“看起来不像假的”。

第二天周六,上午10点,市政府相关部门召开紧急会议,对于王德春举报的问题进行了研究,决定严肃认真对待。会上,双城市纪检委抽调精兵强将成立了专案组。散会后,纪检委立即投入调查。

外界的目光齐聚在这个只有80万人口的小城。

孙德江今年54岁,现任双城市工业总公司总经理,曾担任过双城啤酒厂厂长、招商局副局长。一年前,他当选了双城市第七届人大代表。

双城工业总公司副经理表示,此事件之后,孙德江再没上过班,在接受调查。公司所有的事务由副总经理暂时代理。

消失的举报人纪检委的调查进度缓慢,是因为难联系上举报人,王德春称她暂时不会踏上双城的土地,“在那里我抬不起头来,我更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举报人王德春,同样陷入巨大的压力和恐慌。11月23日下午,她坐在南方城市的一间小宾馆里,注册了微博名“王流浪2012”,编辑好了一条举报微博。她在电脑前犹豫再三,最终点击了微博“发布”键。她眼瞅着,转发次数噌噌地往上蹿,仅半个小时,转发已上千条。第二天上午,转发已有上万条,她的名字开始出现在一些媒体的显著位置,王德春有些“心口发慌,事态发展超乎了想象”。“纪检委应该会调查了。”王德春觉得自己目的已达到,不想再扩展此事,遂将微博全部删除。很快她就后悔了,她“没有收到来自纪检委的消息”。11月24日晚上8点多,被删除的微博再次恢复。王德春在微博上表示,媒体可以给她私信,她会主动联系。但无人得到过她的回音,拨打她微博上公布的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无人接听。

不正常的关系11月26日,记者在一家咖啡店里与王德春见面,曾是美女主播的她,此时面色发黄,“我这两天已被折磨得精疲力竭”。

这个42岁的女人,坐在昏黄的灯光下,开始回述“那段潜藏在心底,从未和任何人透露过的隐痛岁月”:1996年左右,处在人生巅峰期的她,在一次采访中认识了担任双城啤酒厂厂长的孙德江。此后,他用各种方式接近她。“他表现得很含蓄,比如请我吃饭,他就会叫上很多人作陪,消除我的戒备。”王德春称,她当时丈夫是一位法律工作者,孙就聘请他当法律顾问,“以此来了解我的行踪”。

王德春回忆第一次与孙发生关系,是在一次饭局后。孙先将所有人送回家,最后将尚有醉意的她拉到偏僻地方,在车内发生了关系,“记得很清楚,是一辆蓝色桑塔纳,当时我意识模糊,反抗很久无果”。

清醒后王德春惶惑不安,向孙提出不要再发生这种关系,“孙拿出一个录音机,播放了一段我和他发生关系时的录音,他说要是我拒绝,他就要将这段录音公开,在双城搞臭我”。

举报材料中提到一个重要细节:已有7个月身孕的王德春,被孙德江强行发生性关系。

举报材料中提到的一个重要细节,被网友称之为“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王德春回溯在1999年的冬天,她已有7个月身孕,一天晚上8点钟左右,门禁铃声大作,接听后那头传来孙的声音,让她开门。

第二年春天,王德春产下一女,“因长期处在焦虑中,我得了产前妊高症,在医院抢救了几天才脱离危险,孩子也差点夭折”。

选择妥协隐忍王德春形容孙德江时,用得最多的词是“蛮横”“霸道”“暴躁”,但在一些政府官员眼中,他“实在是个能干的人”,因为他能“摆平政府部门看起来最棘手的上访事件”。

据知情人透露,孙德江曾经只是一个啤酒厂的搬运工,因做事干净利落,受到上级的重视提拔,一步步接近了双城市工业部门的核心,最终成了工业总公司的总经理。

因离哈尔滨近,双城市曾是哈尔滨卫星城,很多国企搬到这里。国企改制以后,出现了大量下岗工人,成立双城工业总公司就是为了处理这些工人的安置和善后问题,并负责双城市的招商引资工作。

一政府官员透露,老国企的工人经常会集体上访,曾出现过围堵政府部门等过激事件,每次都是孙德江出面处理,把上访事件平息下来,“这个工作,一般人真干不了”。

而那时的王德春,在双城如日中天。当时老百姓可收看的电视频道极少,她主持双城电视台一档很热的新闻栏目,频频出现在电视荧屏上。“双城部分人都认识她,走到大街上大家都对她打招呼”,当地一位媒体人回忆称,当时相貌出众的王德春凭着扎实功底和敬业精神,在主持界首屈一指,也被“当地的老爷们偷偷称为双城第一美女”。“对于那时的我来说,面子和名誉比什么都重要,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王德春说,没有人会懂得,她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和看重。

“我付出了常人百倍的努力,才有所成就,我不想功亏一篑。”王德春选择了隐忍,她一再地妥协。

王德春的一位好友称,那些岁月,王德春一直郁郁寡欢,难展笑颜,多次询问她为何所困,王德春都欲言又止。

15万元的纠纷2001年,王德春人生的转折点。她响应了离岗创业的政策,开始下海生涯。处在人生巅峰的王德春,倏然滑向了低谷。

十来年,她一直在商海沉浮,漂泊不定。一年前,王德春遇到经济困难,向孙德江借款15万元缓燃眉之急,并写下欠条。王德春称,当时孙答应借的前提是,两人继续保持非正常关系,“我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已被逼上绝路,就接受了这种资助”。

“她太争强好胜,明明没有经商天赋,还要强干,不撞南墙不回头。”王加荣说,女儿原本在电视台前途光明,创业后深陷泥潭欲罢不能。

这次低头,这笔钱的利益纠葛,是导致王孙两人关系崩裂的重要原因

借钱后,王德春就离开了双城,接近还款日期,孙一直联系不上王,曾让王的朋友陈芳(化名)作为中间人两次前往王德春父母家追款。

陈芳称,今年10月份曾上王德春父母家,索要她的最新号码,电话中,王德春表示会尽快回来,并将钱还上。其后,孙德江收到王德春的朋友写来的一封信,“大概意思是15万她暂时没有能力还,让孙德江自己看着办,孙德江气得暴跳如雷,写了一封信让我带给王德春的父母”。

双方矛盾激化孙利用职权,为王德春的父母办理退休手续领取退休金。这个“以权谋私”的事件,被王孙两人利用,成为双方要挟对方的砝码。

这封信里决断的言辞,让老两口感觉害怕。他们说,女儿未透露过她和孙德江是什么关系,但两人确实曾交情不差。

王加荣说,孙德江曾利用职务之便,为她牟过私利。她拿出几本存折,称是她的“退休金”:从2003年开始,账户每月存入270元,逐年递增到如今的每月1133元,“总共加起来有好几万元”。

王加荣是双城市韩甸镇腰小房村的村民,一直在农村务农。1996年,老两口搬到双城市区居住。2003年,孙称他可以帮王加荣办理啤酒厂退休职工的手续,以领取退休金。

王加荣称她从未在啤酒厂上班,然而从2003年开始,她确实开始每个月都能拿到退休金。而孙德江在给老两口的信中也写道:“王德春母亲退休一事是我ISho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一手帮助办的,现已享受退休金近十年,如果是办错了的话,我可以与有关部门交流和沟通,终止其退休待遇,并返回已享受的养老金,以纠正错误。”

这个“以权谋私”的事件,被王孙两人利用,成为要挟对方的砝码。王德春曾表示要将这个事件举报,鱼死网破,“而孙以此要挟让我答应他的要求”。

王德春说:“如果刚开始我再坚强一点,再坚定一点,不是一味妥协软弱,结果又会怎样?”但是没有如果,王德春已无法回头——当天晚上,实名举报的微博已遍布网络。

    阅读下一篇

    永州上访妈妈唐慧:案件进展并不顺

    2012年8月10日,被释放的唐慧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当日,备受关注的永州“上访妈妈”唐慧被释放。8月2日,湖南省永州市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