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顶族,恐怕是最让女性深恶痛绝的群体,没有之一

时间:2019-09-22 23:21:52        来源:

这是一群活在隐秘处的人。你可能从身边朋友的亲身经历里、从关于性骚扰的报道里听说过他们的存在。

日本,他们还有一个大家更熟悉的名字:电车痴汉。

被称为“妇女之友”的我,曾听到过身边不少女性朋友被顶族骚扰的经历。大学教师徐笑笑就是之一。

那是北京早高峰的1号线。车刚开出没多久,徐笑笑感觉有人紧贴着她,摸她的臀部。这个内向寡言的姑娘往边上挪了挪,没想到对方又伸手摸她的腿。

“想回头骂他,也想喊人帮忙,但不知为什么,当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徐笑笑说,那感觉真是“度日如年”。

羞辱难当时,她听见有人喊,“借过,让一让,要下车”,一个相貌普通的大叔随后挤进她和那个顶族中间。

因为陌生人的帮助,徐笑笑得以避免被继续骚扰,但更多的姑娘们没那么幸运

中央民族大学的师生,曾针对女性在公交车上被性骚扰做过专门的社会调查。在这份名为《1000名女性的公交车性骚扰调查》的报告中,作者白睿历经8个月时间在北京进行随机取样,其中26.6%的女性遭遇过公交车性骚扰,除了采取“瞪他”的反应之外,最多的反应是“默默离开”。

这个比例的受害群体背后,显露的是加害者数量的庞大。以“顶族”自称的他们,难以用数据量化统计。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确实存在,潜藏在地铁、公交等拥挤的交通工具内,以对女性实施性骚扰为目的。

近日深圳地铁推出女性专用车厢,引发争议。图 / 深圳特区报

1

因为徐笑笑和其他女性朋友的经历,我萌发了寻找顶族的想法——想知道他们到底是一群怎样的人,以怎样的手段“作案”。

我首先选择了北京早晚高峰时的地铁:早晨8点的惠新西街南口换乘站,还有晚上5点的国贸换乘站。

一上车,我就被挤得动弹不得。在连转身都费劲的情况下,很难去观察别人是否为一个“顶族”。

拥挤的地铁。图 / CFP

而在顶族口中被称为“黄金线路”的300路,我绕着三环坐了两圈,除了给老人让座3次,被人踩脚5次之外,也没有别的收获。

我也同时尝试加入各种顶族QQ群。

这是一件颇为不易的事——此前,女性在公共交通工具上被猥亵的各类事件陆续曝光后,腾讯查封了以“顶族”、“顶射”、“顶友”为关键词的一批QQ群,其他存活下来的,变得更加难以寻觅踪迹。

试了七八个关键词,走遍10多个贴吧,找了几十个QQ群,辗转申请了10多次之后,我终于进入了几个疑似的顶族聚集群

“公交”群是其中一个。它被归为“兴趣爱好”或者是“运动”的大类别,但群简介指向明确:喜欢公交车的、喜欢顶的进来。

这个上限为500人的群建于2016年11月,目前已经有433人,每天至少增加3到5名新员。

在群里,成员之间都以“顶友”互称。我也只好伪装成“顶友”,混迹其中,并认识了顶族里小有名气的张小天和“枫”。

2

张小天发言活跃,乐于跟新人分享实施性骚扰的经历,以此来收获其他成员略显夸张的“赞叹”。

28岁的张小天说,在加入“公交”群之前,他还不知道顶族的存在,尽管他已经“顶”了9年。

第一次“顶”的经历,是“可以反复回忆”的。那时他读大一,在乘公交车上学的路上,站在一个穿蓝色短裙的姑娘身后,车辆的拥挤让他紧紧贴住对方,但对方一动不动,甚至连头也没回。张小天声称,在10多分钟的时间里,他“第一次体会到那种快感”。

“枫”也是群里的老顶友。张小天活跃在北京,“枫”活跃在上海。“枫”说,自己这些年顶得多了,别人是不是同行,一看便知。

7月7日早8点半,地铁八通线上,一中男子对一名身穿ISe/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黑色短裙的女子进行猥亵,被跟在身后的便衣民警抓获,该男子把住楼梯扶手欲往下跳。图 / 北京青年

“人少的车不上,专挑人多的车。上车就到处瞄女性的臀部。这样的人八成是同行。”枫说。

喜欢袭击女生的臀部,是我这些天来看到的顶族的共同特征。我试图从精神学科的角度,去寻找这种行为的动机。

北京回龙观医院心理咨询师徐东向我解释,顶族,其实就是一群有摩擦癖的心理疾病患者。摩擦癖是一种性变态,指男性在拥挤的公共场合,故意用身体某一部分摩擦和触摸女性身体, 以达到性兴奋的目的。

顶族们甚至自己制定出一套毫无逻辑可言的“顶族”规范来:“第一要长得还行,太丑太难看的就不要去顶了;第二顶前要洗澡,换一身干净衣服;第三就是遇到对方明显抗拒的,那就一定不要继续。”

令我哭笑不得的是,据“枫”自称,起码有3次,他看到有一些又老又丑的“顶友”贴在女性后面,会故意上前去把这些“同行”挤开。

“都是顶友,你为什么去挤开他们?”我感到不解。

“我看不惯。”他瞬间回了这4个字。

3

在另一个名为“街头涂鸦”的群里,管理员“刘子”每天都会进行街拍。他在群里发送这些女性的背影,拍到的女性都被称之为“猎物”。

顶友会对每一个“猎物”评头论足,然后或多或少地加以想象,配合自己的经历,编出下流的段子。

这样的聊天通常以早晚高峰最盛,群里的消息也会在这时疯狂滚动。如果你在群中,一定会对这些有可能被侵犯到的女性感到焦急和惋惜,但除了发愁没有别的办法——类似的情形每天在全国各地的公交车和地铁站上演。

我故意装作一副新手小白的模样,虚心向“街头涂鸦”的群主“刘子”请教。

“群主,怎么判断碰到的女生是不是可以下手?”

“先打给我5块QQ红包。”“刘子”开口管我要学费——这是他在顶族群里的牟利手段之一。据他自称,这半年,至少有上百人向他求教。

在我上交了学费之后,刘子开始给我讲解“顶族”的3大秘诀。

“顶族就3点,胆大、心细、不要脸。这是一个顶族的基本素质。至于找什么样的猎物,就要看你的喜好了。最好是那种衣服穿得薄点、比较有曲线的。”

“一定要先试探。一般是用手,要是对方没反应,不回避,那就可以继续,如果遇到明显反抗,比如对方狠狠瞪你或者骂你之类的,一定要停止,切莫激化矛盾。”

“如果车上明明有座位,或者有别的空位,对方还不过去,还站在原地,就说明有戏,你就可以继续了。”

刘子说了一大堆,我总结下来其实只有一点:“柿子捡软的捏”。

在这几天寻找顶族的过程中,我也发现了这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几乎所有顶友,都会把女性的默不作声,当成是对方正在“享受这个过程”,于是更加变本加厉。

一次,我在群里问起:“你们都说自己成功了,难道没有失败时候?”

短暂的沉默过后,“枫”率先开口。那是一个冬天,他正在顶一个穿长羽绒服的高个女性,结果没几下,对方就转过头来盯着他的下体,“还是很夸张的那种盯法,我当时就觉得尴尬得不行,赶紧下一站溜了”。

还有一些女性在被顶的时候沉默,但临下车就掏出相机给顶族拍照。群里的“画晚”说,这样比较危险,他一般要带个手提包,准备随时挡脸。

可顶族们都不怕被抓包吗?

在寻找顶族之前,我还特意翻查了最近一次“顶友”被抓的新闻。就发生在6月30号的北京,在早高峰时段的八通线上,一名男子对一女子实施猥亵,被两名四惠派出所的便衣警察当场抓获。目击者称,看到了这名猥亵者在行动时,拉开了裤子拉链。

按《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4条规定,这种猥亵他人的,或者在公共场所故意裸露身体,情节恶劣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

吊诡的是,这个新闻也在各个“顶族”群里广泛传播,但不是作为某种警醒,而是被当作顶族的“伟绩”。

4

为了赢取顶族信任,这些天我在群里屡屡发言,扮演着“求知若渴”的角色,“公交”群的张小天开始主动跟我谈心。

他谈到童年,谈到成长于单亲家庭,从小就很依赖母亲跟姐姐这样的女性角色。

“高中时禁止谈恋爱,但我还是悄悄找了个女朋友,总是躲在角落抱在一起。可能从那时起,这种胆战心惊的刺激感,就被记忆下来了。”

张小天在单独的聊天窗口发过来这段话后,沉默了很久。这与之前在群里兴奋交流经验时的他判若两人。

在一个无风的黄昏,张小天刚从地铁昌平线顶完归来,又跟我说了这样一段话:

“你知道吗,其实我这么多年来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人渣,也常常想改掉这个习惯,但总觉得有瘾似的,过几天就要去顶一次。顶的时候很兴奋,但之后就很恐惧。这些年来,我觉得自己就像被恶魔缠身了一样。”

“那你想过戒掉吗?”

“想过,有一次正顶着,前面一个女生回头扇了我一耳光,啪地一下,我脸上跟火烧似的,感觉全公交车的人都在看我,那是我这辈子最难熬的一次。那之后我就下决心戒掉。我看书、看电影、多运动,但跟条件反射似地,只要一坐公交车,我就忍不住。”

张小天的反复,让我想到了“达叔”。

在顶族内部,也分化为两个派别:隔着裤子的,被叫做“内顶”,把拉链拉开的,被称为“外顶”。

这两派互相看不上对方,也互不往来——外顶觉得内顶太怂,内顶觉得外顶过了头。

“达叔”就是以“外顶”方法拍摄视频而出名的人。

但“达叔”究竟是谁,没人说得清楚

2015年9月,山东潍坊警方抓捕了一名在室外猥亵女性并进行拍摄的男子,同时发现网上流传的多部“达叔”视频出自其手。

不料,一个“达叔”被捕,跳出来10多个“达叔”,以及“达叔门徒”。

如今,这些跟“达叔”有关的QQ群仍然存在于网上,这些QQ群的群主以贩卖“达叔街拍视频”牟利。

一个名为“达叔涂鸦”群的群主声称,他有达叔最新的视频,都是在2017年拍摄的。每天至少能卖出一二十份视频,每份标价至少30元。

“不是说达叔在2015年被抓了?”我问。

“我们都是达叔,怎么可能抓得完?”他回答。

我先是一愣,然后默默点击了“举报”按钮。

每人互动

如果你在公交或地铁上遇到性骚扰,会怎么办?

    阅读下一篇

    抗议者鼓动“反华”情绪 中国使

    印尼大选结果21日出炉,现任总统佐科以11%的得票优势胜出,然而败选的普拉博沃声称选举舞弊,拒绝承认结果。随后,数千名普拉博沃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