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涉嫌“诽谤案”记者刘虎:最好的自我保护就是不举报

时间:2019-09-17 23:25:18        来源:

记者刘虎领到检方对其不起诉的决定时,承办检察官对他说,希望他还能在本职工作社会做出贡献。

10日,记者刘虎涉嫌诽谤一案终于画上句号。北京市东城区检察院对其发出不起诉决定书:“经本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认为刘虎涉嫌犯罪的事实和证据不符合提起公诉的条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71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对刘虎不起诉。”

这样的结果让刘虎有点意外,他曾推测“绝对不起诉的可能性比较小”。

2013年8月,广东《新快报》调查新闻中心前记者刘虎在微博发帖实名举报陕西某省级官员;8月24日被北京市公安局以因涉嫌“制造传播谣言”刑事拘留;同年9月30日因涉嫌诽谤罪被批捕,12月31日被移送审查起诉;去年8月3日被取保候审。

取保候审后,刘虎自称在微博发帖会有所克制,会比以前更知道度在哪里,但期间依然被警方要求过删帖。刘虎称发帖行事都是在法律范围内,至于法律以外的风险他没办法预估。至于记者如何在实名举报中自我保护,刘虎的回答是:“不举报。”

刘虎表示下一步将申请国家赔偿,他认为这是自己的权利。

对话:叶宇婷

“这次检察机关比较独立

热追踪:检方做出不起诉的决定,在你的预料之中吗?

刘虎:我取保候审出来,结果有两种,一是存疑不诉,你有问题,我们不起诉你,这个不会认定为错案,没有国家赔偿;一是绝对不诉,你确实没有问题,案子办错了,有国家赔偿。

我觉得绝对不诉的可能性比较小,但还是发生了。

热追踪:为什么觉得“绝对不诉”的可能性比较小?

刘虎:可能觉得公检法是一家,会走得很近。这次,检察机关是比较独立的,有自己的思考,依法办案。

热追踪:曾预测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刘虎:被抓以后,各种可能性都想过。最开始以一个罪名诉我,交到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但是这边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退回了,后来他们又找了东城检察院,加了两个罪名。我其中一个律师周泽比较乐观,觉得我会无罪开释,另一个律师斯伟江认为我可能会被挑一个罪名,判个一两年。

热追踪:会申请国家赔偿吗?

刘虎:会会。每一个获得这样结果的人都有权利申请国家赔偿。

取保候审时一月写一次思想汇报

热追踪:去年取保候审至今,你在做什么?

刘虎:在办离职、入职、写稿子。《新快报》受了陈永洲事情的影响收支不平衡要裁人,我取保候审后报社认为我相当于一个闲人,希望跟我解除劳动关系,补偿我一些,去年年底办理了离职手续。接着去了湖北的《长江商报》,但现在也在离职中,因为一些稿子,我们受到压力。现在准备另外找一家媒体

热追踪:取保候审过程中是否有需要顾虑的?

刘虎:(取保候审时)检察人员跟我讲出去不要谈自己的案情,见了什么人需要向户籍所在地派出所汇报,出差去哪儿都需要说。一个月要写一次思想汇报。

热追踪:发微博会收敛点吗?

刘虎:会的。

四川广安邻水县发生保路运动,我在微博上声援,邻水当地官员通过我户籍所在地派出所找到我家里来了,要跟我谈心,让我删微博,我没删,跟他们讲了些道理。

今年8月,我取保候审期满后自动解除,我发了一条贴后,有关部门通过我的户籍警来家里找我,说我发的贴不妥,弄的我岳父岳母也担惊受怕的。

热追踪:这说明还跟以前一样敢发言?

刘虎:克制了一些,谨慎一些,也表达了一些(笑)。以前的度也是法律的度,只是现在更给自己加了一些尺度。

“我只能确认我是在法律的框架之内行事”

热追踪:你曾对媒体说,你举报国家工商局某官员时,早年有材料但没举报,后来选了个熟的时机,但最后你还是被捕了。你怎么看待这样的时机?

刘虎:我被抓其实跟国家工商局官员没什么关系,而是跟陕西省公安厅的官员有关。

举报的国家工商局官员后,他委托过人来找我讲和,希望我不要再弄他的事了,但他没有司法的背景。

2013年8月,我帮一个苦主发了一封举报信,举报陕西省一位官员。苦主被抓后,我也被抓了。

热追踪:发举报信前没担心这样的后果?

刘虎:没有啊,我觉得我照实讲就行了啊,这个本来就不应该负什么刑事责任,没有哪条法律规定我发这个就要负刑事责任,我做法治报道也好多年,基本的我也知道。

热追踪:是否有些风险跟法律没有关系?

刘虎:法律之外的风险是无法评估的,我只能确认我是在法律的框架之内行事,其他的我没有确定。

“实名举报是没有办法了”

热追踪:你被抓后,媒体圈弥漫恐慌的气氛。你怎么看待记者实名举报官员的风险?

刘虎:哎呀,实名举报是没有办法了,你在媒体上又发不出来,也没有别的途径可以公开这个信息

热追踪:如何在这个过程中自我保护?

刘虎:不举报就是最好的自我保护,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好的自我保护。

热追踪:以后还会实名举报官员吗?

刘虎:我给你举个例子,新华社记者举报宋林,当时风险很大,最近他又举报了福彩的事,他本来也不想举报,但因为他报道了福彩黑幕后,福彩告他,各种威胁恐吓,他也是被逼的没办法才举报,这属于逼上梁山

走上实名举报这条路后,有时候并不是主动的行为

    阅读下一篇

    中国式的老龄化困局 困局与解决

    中国式的老龄化困局21世纪初,中国老年人口比例在20年间从5%跃至10%。目前老年人口正以每年800万人的速度增长。根据全国老龄办的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