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局势 > 正文

新桂系的起家:国民革命军陆军第7军切切相关

时间:2019-07-18 23:00:37        来源:

 说起新桂系,自然离不开李宗仁白崇禧。李、白两人能立足民国政坛,并长期与以蒋介石为首的央相抗衡,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手中掌握着相当的武装力量。即便中央想方设法裁减旁系军队,但到1949年为止,李、白掌控的新桂系嫡系部队仍然有七个军,这在民国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他们之所以能走到这一步,和他们的起家资本——国民革命陆军第7军切切相关。

北伐钢军

第7军的前身,主要分为两支。一为由李宗仁掌握的、原林虎护国军第7旅13团第2营;一为由黄绍竑掌握的原广西陆军模范营。北洋政府时期,广西局势混乱,大小军阀十数股各据一地,尤以陆荣廷、沈鸿英等实力最强。要在群雄割据的广西生存下来,李宗仁和黄绍竑想起了合作

1924年7月16日,李、黄两部合编为“定桂讨贼联军”,由李宗仁任总指挥兼定桂军总指挥,黄绍竑担任副总指挥兼讨贼军总指挥,白崇禧任参谋长。联军立后,不断吞并弱小军阀,并先后打败陆荣廷和沈鸿英两大军阀,完成了统一广西的目标

李宗仁是拥护广州国民政府的,在他的主张下,广西军队于1926年3月24日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7军,李宗仁任军长,黄绍竑任党代表,白崇禧任参谋长,所辖部队编组为九个旅二十一个团。早在李宗仁以十万大山为根据地时,这支部队就常年在山地活动,至第7军成立时,因擅长山地作战,所以又有“中国最早的山地兵部队”之说。

第一任军长李宗仁。

第7军成立后的第二个月就接到进入湖南作战的命令。其主要原因是湖南军阀唐生智响应广州政府,改编所部为国民革命军第8军,但是遭到湖南其他几路军阀的围攻,不得不向广州求援。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由于广东局势还不是很稳定,调遣部队进入湖南需要时间,于是改由广西出兵。

最先进入广西的是第8旅。当时唐生智的部队正遭到军阀叶开鑫部的猛攻,第8旅初入战场便立即投入作战,发起勇猛密集型冲锋,使叶开鑫的部队措手不及,被迫后退。此后第8旅与唐生智的第8军互相配合,接连夺占数地。此时广州当局派遣第4军独立团入湘作战,第7军的后续三个旅也都进入湖南,北伐战争就这样正式开始了。

北伐战争期间,第7军在湖南、湖北、江西连战告捷,尤其是武昌德安两战,给吴佩孚和孙传芳的部队以沉重打击。不过在德安城下,第7军所属第9团也是伤亡惨重,这个团在团长陆受祺阵亡的情况下依旧对守军发起接连猛攻,最后全团的军官仅剩下团附、连长和排长各一人,其战况惨烈程度可见一斑。第7军也因此战赢得了“钢军”的名声。

龙潭大战是第7军北伐时期打得最为艰苦,也是最辉煌的一仗。

1927年8月,不甘失败的孙传芳集结所部主力强渡长江,对国民政府的首都——南京发起拼死一搏。作为中央军的第1军在栖霞山不敌,被迫后撤,使南京暴露在敌军正面。此时已经由旅改师的第7军抽调所属第1师反攻,成功在乌龙山以东将敌军击溃。此后第7军主力又在栖霞山与敌军发生激战,经过往返争夺,终于取得胜利

孙传芳见进攻失利,不得不退守龙潭。第7军则在第1军和第19军的配合下续攻龙潭,经过一昼夜激战,终将敌军击溃。孙传芳本人仓皇登上汽艇逃往江北,从此一蹶不振。战后,李宗仁辞去军长职务,改由副军长兼第1师师长夏威继任军长。

第二任军长夏威。
护党救国

首都保卫战结束之后,第7军参加了西征,将宁汉分裂的主要谋划人唐生智部击溃。此后第7军长驻湖北,并将湖北发展为新桂系的第二个根据地。在此期间,第7军所属六个师一分为二,第1、2、3师仍然作为第7军建制,留守广西的第4、5、6师则合编为第15军。此外,第7军还抽调干部部分部队,编入第18军和第19军,使新桂系的军事力量逐渐扩大。

1928年2月蒋介石重新控制了南京国民政府,使曾经联合何应钦倒蒋的新桂系在政治上处于下风。李宗仁不甘居于第二,便苦心经营广西和湖北,以作今后逐鹿的资本。

北伐战争胜利后的编遣会议,成为蒋桂战争爆发的主因之一。在这次编遣会议中,蒋介石的中央军不断扩大,新桂系的实力却被压缩,其中第7军被缩编为第15师,原军长夏威降任师长。

1929年3月蒋桂战争爆发,李宗仁原以为依靠广西和湖北两地的驻军完全可以同中央军放手一搏,不料他所信任的部下却在南京方面的升官和金攻势下分裂了。以第15师副师长兼第43旅旅长李明瑞为首的一批军官突然阵前倒戈,使新桂系还没有开打,就丢失了湖北地盘,剩下势单力孤的广西驻军,无力维持战局。在这种情况下,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等人纷纷下野,李明瑞以继任第15师师长的身份拥护新桂系的另一位实力派将领——俞作柏掌握了广西政权

好景不长,俞作柏、李明瑞在广西的统治连半年都没倒,就被依然拥护李宗仁、黄绍竑的桂军将领所推翻,他们联合起来拥护李宗仁回广西驻政,就连曾经支持倒李的第57师师长杨腾辉也宣布拥李了。

11月22日,李宗仁将第15师和第57师合编为护党救国军第8路军第2纵队,任命杨腾辉为指挥官。1930年1月5日又改称为第7军,所属两个师改番号为第5师和第8师,杨腾辉于是成为第7军的第三任军长。

第三任军长杨腾辉。

中原大战的爆发,是各路反蒋实力派的联合作战。但因派系矛盾,他们互不信任,合作也十分有限。根据李宗仁的命令,第7军进攻湖南,试图与北面的阎ISha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锡山、冯玉祥联军会师武汉。不想北面作战不利,第7军入湘也遭到湘军和粤军的前后夹击,最后大败而归。中原大战以蒋介石的胜利告终,李宗仁则“闭关锁国”苦撑广西一隅。这一时期的第7军也有所整编,首先是军长杨腾辉因“涉嫌”投靠南京而被免职,军长改由副军长廖磊升任;其次,第7军因在湖南损失过重,部队被缩编为第19师,另调由教导第1师改称的第24师编入序列。

李宗仁的割据一直维持到1936年的两广事变爆发为止。由于粤军陈济棠部被蒋介石分化瓦解,使成为孤军的李宗仁已经无法继续维持广西一省的独立,于是在黄绍竑的奔走说项之下,广西当局又重新宣布归属于南京国民政府旗下。第7军经过整顿,辖有第19师、第21师和第24师,这三个师后又改称第170师、第171师和第172师。

反共到底

说起新桂系和中共,那就是一对老冤家。早在四一二政变时,广西驻军就开始捕杀中共人士。1935年又与红军在桂北和黔东交锋,始终居于优势。此后红军转往西北,加上抗战全面爆发,新桂系与中共之间暂时停止了战争。

抗战爆发后,第7军军长由周祖晃接任,并接连参加了淞沪会战徐州会战。上海一役,是第7军第一次与日军的正面交锋,由于该军不熟日军战法,且装备人员又居于劣势,结果作战不满一个月,就损失殆尽,旅长庞汉祯、秦霖以及团长多人阵亡。此后第7军虽几经整补,但元气始终不能恢复。

在上海作战的第7军。

徐州会战时,第7军军长易为张淦,旋又在蒙城、宿县两地遭到日军重创,不得不退入大别山区与日军开展游击作战。此时,第170师拨归第46军(位置后由第173师补充)。在这一时期,第7军在大别山和新四军有过多次合作,两军互相配合,不断袭扰日军,出现了一个难得的蜜月期。在冬季攻势时,第7军还主动向广水以南花园汉口地区实施攻势作战,取得了歼灭日伪军2200余人的战果。

随着反共高潮的出现,第7军矛头一转又与新四军为敌,两军“你来我往”互有胜败,第7军因此有多名高级军官阵亡或被俘。如第171师512团团长蒙培琼在占鸡岗被俘。尤其是在1945年4月的王子战斗中,第171师遭到重创,所属第511团团黄振雄、第512团团长谢尧先后重伤,师长曹茂琮因指挥作战不利被撤职。

在与新四军作战的时候,第7军也没有忘记另一个敌人——日军。在张淦担任军长期间,第7军先后取得过柳林、黄陂、立煌诸役的胜利。1943年7月徐启明接任第7军军长后,又在寿城打了日军一个措手不及。但总的来说,从1939年到1945年间,第7军的主要任务还是游击,并不承担正面战场的攻防任务。

1945年抗战胜利后,第7军军长改由钟纪担任。就在钟纪奉命率部进驻蚌埠受降的时候,副军长李本一却在白崇禧的私下授意下于8月19日带着第171师抢先进驻南京,成为第一支收复首都的部队。事后,军政部下令将李本一撤职扣押,但李氏得到白崇禧的庇护,只是在23日带着部队开赴蚌埠。此后由于第7军调往中原地区进攻新四军,这事就拖延了下来。

内战全面爆发后,第7军和由八路军、新四军演变而来的解放军发生正面交锋,先后在灵璧、泗县、淮阴打了几个胜仗。1947年3月国防部调集部队对解放军山东解放区发起重点进攻时,第7军也被列入作战部队之列。当友军整编第74师在孟良崮被解放军重兵包围时,作为驰援的主要部队之一,第7军却进展缓慢,消极对待。表面上看,第7军是遭到解放军的阻击而前进缓慢,实际上则是新桂系与中央军派系争夺的必然产物。当第7军于5月18日突破了解放军的阻击防线时,整74师早已全军覆没。

新仇旧恨,全部爆发。但是因为政治原因,蒋介石不能拿新桂系的主要将领和部队开刀,他还需要新桂系继续与中共拼命,于是曾经违抗命令擅自进入南京受降的李本一成为了中央的出气筒。就在李本一完成了山东重点进攻的任务前往南京休假时,被首都宪兵突然逮捕。1947年7月25日,国民政府明令公布“陆军少将李本一着即免官,并剥夺原授该员之忠勤勋章及陆海空军甲种一等奖章、干城甲种一等奖章、华胄荣誉奖章”,此外军法庭判处他三年有期徒刑

事情发生后,新桂系的领头人物——白崇禧、李品仙等人到处疏通打点,终于在三个月后将李本一保释出狱,仍回第7军“带罪服务”。讽刺的是,1948年3月钟纪调任第3兵团参谋长后,仍然处于带罪之身的李本一当了继任军长。他“洗白”的原因,很可能与当时的总统选举有着密切关系,这或许是某种利益交换。

第九任军长李本一。

李本一当上了军长,志得意满。不过李本一并不知道,他即将成为第7军的末代军长。李本一就任军长后,带着部队先后在信阳和孝感整训。由于第173师在抗战胜利后被裁撤,这时候就新编了一个第224师编入序列。

在1949年3月与解放军地方部队——江汉军区的交锋中,第172师意外地打了败仗,李本一没有想到,他所率领的精锐竟然会被“共匪”的地方团队击败,但这次战斗并没有引起李本一的重视,他过高地估计了自己部队的实力,而且也忽视了当时的士气

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后,江防防线瞬间崩溃。1949年8月,位于湖南的中央军又突然起义,使新桂系的根据地广西岌岌可危。对于始终贯彻反共反蒋思路的新桂系来说,他们为求生存只能拼死一搏。

根据白崇禧的部署,第7军在青树坪给了解放军追击部队一个措手不及。但回过神来的解放军立即集中兵力围攻第7军,反将该军击溃,并俘虏副军长凌云上、参谋长邓达之、第171师师长张瑞生和第172师师长刘月鉴,只剩下个光杆军长李本一冲出包围圈。

结局让白崇禧气七窍生烟,不过他没有处罚李本一,因为要和“共匪”干仗,还是需要李本一这样的猛将。于是,白氏一面重整广西防务,一面升李本一为第3兵团副司令官,并要其重建第7军。经过东拉西拼的,终于以广西几个地方保安团搭建起第171师和第172师的架子,加上衡宝战役中未受损伤的第224师,李本一又有了些底气

李本一没有想到,解放军攻入广西后,他的第224师首先在梧州覆没,师长刘昆阳被俘,紧接着第172师又由师长刘维楷率领在百寿起义。李本一只得带着第171师向第3兵团司令官张淦的司令部靠拢。但又没想到,第171师师长杨受才却抛下上级开溜了。

11月30日,第7军残部在博白全军覆灭,李本一化装脱逃,但仍不免于12月16日在平南被俘。就这样,新桂系的起家老本,曾经扶持李宗仁当上中华民国代理总统、扶持白崇禧当上国防部部长的第7军灭亡了。

    阅读下一篇

    鹰击-12岸基版本曝光 岸基反舰能

    在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目前正在国家博物馆举行,展览中展出了鹰击-12B岸基型岸舰导弹。鹰